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温岭网 (http://www.themebuff.com)- 致力于打造温岭最大的资讯信息平台!
热搜: 发布 美国 苹果 小米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商 > 正文

凯旋门娱乐手机版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05:11 所属栏目:[电商] 来源:网
导读:2月15日凌晨3点,两辆载满折叠床的拖挂货车,从位于湖北鄂州的苏宁物流葛店基地驶出,向武汉一处方舱医院疾驰。 物流基地内,已经连续搬运货物超过10小时的程苗,累瘫到在几个货箱上,尽管疲惫,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地跟同事感叹:我们五个人竟然装了两个挂车! 一个月

2月15日凌晨3点,两辆载满折叠床的拖挂货车,从位于湖北鄂州的苏宁物流葛店基地驶出,向武汉一处方舱医院疾驰。

物流基地内,已经连续搬运货物超过10小时的程苗,累瘫到在几个货箱上,尽管疲惫,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地跟同事感叹:“我们五个人竟然装了两个挂车!”

一个月前,作为物流基地包装组的一名女文员,程苗的工作主要是在办公室管理进出仓的数据,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,一个月后,她会做起装卸工的工作,和同事连夜将1000张折叠床装上车。

同样让程苗想不到的是,由于新冠疫情来势汹汹,1月23日,武汉、鄂州相继宣布封城,整个物流基地只得靠留守的15人维持运转。

作家陆琪捐赠的700台油汀,被苏宁留守女文员搬上了车

(留在苏宁葛店基地的苏宁女生:孙晓兰、刘景津、程苗、杜玉叶)

大单急单,昔日“小公主”成了今日装卸工

“平时家里买米买油都要喊老公。”程苗说,“现在,逼急了13公斤重的油汀(取暖器),一次能搬两台。”

程苗的装卸工经历,正是从搬运油汀开始的。

2月8日,基地接到洪山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提货需求:300台油汀。这是封城后,基地接到的第一个批量大单。

平时可以轻松处理的需求,现在大家都感到有些棘手。

原来,鄂州封城后,园区内的员工出不去,外地的员工回不来,好巧不巧,滞留在基地内的15个工作人员,行政、财务、运营、库管都有,就是没有装卸工。

但疫情就是命令,没有装卸工,程苗和几个手上没有紧急事情的年轻人,就借助拖车,用了半天时间,硬是将300台油汀装上车。

没做过重活的程苗,顿时感到腰酸背痛,她觉得“自己要缓三天才能恢复”。

结果,第2天单子又来了:1425台干衣机送到长江青年城。

就这样,连续过来的批量大单,让程苗在内的4个“小公主”,变成了女汉子装卸工。

作家陆琪捐赠的700台油汀,被苏宁留守女文员搬上了车

(程苗的日常工作,其实只是文职,没有干过重活)

为方舱医院备1000张折叠床,为陆琪团队备700台油汀

最让程苗印象深刻的是两次搬运:一次是送往武汉一方舱医院的1000台折叠床,另一次是作家陆琪团队捐赠的700台油汀。

2月15日中午,采销经理通知程苗,下单备货1000台折叠床,床是方舱医院急用的,第二天早上必须要到位。

程苗迅速出了单,又叫上4个同事放下手上的活开始卸货,他们需要在大车来取货之前,将1000张折叠床从货架上取下来,放到装卸场地上。

折叠床体积不大,但是重,数量又多,怎样下货又快又省劲儿,几个文员没有经验,借助拖车,他们全靠蛮力。

程苗有几次累得在货箱上躺下,看着其他同事还在搬,缓口气又起来继续。

那天鄂州暴雨,影响了司机行程,货车消毒进门时已经夜里12点。随车而来的除了两个司机,还有两名市委工作人员,他们也马上加入到搬运的行列。

9个人笨手笨脚干到凌晨3点,才算把这1000台折叠床全都装上了大车。

作家陆琪捐赠的700台油汀,被苏宁留守女文员搬上了车

(暴雨之夜,几个非专业的装卸工)

如果说方舱医院的订单,考验的是程苗的体力,那么作家陆琪团队要捐赠的700台油汀,则考验着程苗的业务熟练程度。

作家陆琪捐赠的700台油汀,被苏宁留守女文员搬上了车

(陆琪团队的捐赠,700台也是肩扛手提弄上车的)

2月18日,作家陆琪团队要捐赠700台油汀,但油汀在之前的大量出货,库存已经不多了。

这样的需求,最简单的做法,是从一个品牌,直接下单700台,但仓库里,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品牌有这么大的库存。

好在程苗对进出库数据了如指掌,硬是从一眼望不到边的巨大仓库里,拣货出6个不同品牌的油汀,凑足700台,然后再根据具体要求,分配到5个不同的医院。

不过,这意味着要从6个货架下货,搬运,再分装到5台车上……

无疑,这又是一场对程苗和同事体力的大考验。

作家陆琪捐赠的700台油汀,被苏宁留守女文员搬上了车

(700台油汀,从6个货架上下货,再分发到五个不同的医院)

从发货中感到武汉好转,想尽快和家人团聚

除了疫情防控的批量大单需求,程苗还负责小件,每天约有1500件生活用品,需要分单之后手工打包。

程苗快两个月没有离开葛店物流基地了,吃在食堂,住在宿舍,防护物资定量配发。对武汉的状态,程苗靠发货来揣摩。

“开始方便面的单很多,(武汉)各个医院一直下单方便面,天天发。”程苗说,“很心疼,也很心急。”

当时,正是大家最恐慌的时候。

现在,这方面的订单明显少了很多,程苗知道,这是生活物资供应充足,人心逐渐安定后的表现。

后来,每天要打包很多iPad、打印机、A4纸,小孩在上小学的程苗知道,“大家开始上网课了”。

“这几天忽然打包了很多理发器,看来是大家平静多了,想着整发型了。”说到最后程苗笑了。

从每天分发到武汉的这些小件中,程苗感到,即使依然封城,但人们的心态越来越稳,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其实,如果鄂州晚两天封城,程苗也已经回到了黄冈。

因为受疫情影响,他们一家三口人,分居在三个不同的地方:自己在鄂州,女儿在黄冈和爷爷奶奶同住,老公则滞留在上海。

现在,她只能每天通过视频看看女儿在干什么,发货的时候,看到大家都在买打印机,她也给女儿买一台,看大家都在买理发器,也给家里买一个……

她用这种跟风买东西的方式,来表达对家人的牵挂。

程苗说:“希望疫情早日结束,想尽快和家人团聚。”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